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文化看点

悬崖上的下街

发布时间:2019-08-23 11:22 来源:日博日报 作者:董祖斌 编辑:郑晓涵
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日博日报特此推出“老街记忆”系列,听人们讲述老街那些年的那些事,在变与不变之间,感受70年来人们生产及生活方式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董祖斌

编者按:老街,以一种最质朴最温暖的意向,见证着时代的变迁,温暖着我们的记忆。

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,日博日报特此推出“老街记忆”系列,听人们讲述老街那些年的那些事,在变与不变之间,感受70年来人们生产及生活方式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很少看到这样突兀与精致的老街。

它兀立在悬崖之上,面前是万仞绝壁和蜿蜒清江,山水如画;而街道本身饱含着神话故事、茶盐古道的沧桑厚重;又透露着山间集镇的繁华喧嚣、经济发展的市井生活。每经过一次,便会有“天造地设”的感慨。这,便是日博新塘乡的老街,俗称“下街”。

当年的“下街”,是对应着“上街”而言的,有“上街”这一说的时间非常接近现代了。“下街”所属的老街,可以追溯到很久远的历史,见之于史的可以到明朝。

“新塘”之名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,地名就是“活化石”。在古代,行政管理的层级分别叫“府业塘汛”,当时新塘为“塘”的建制,治所在现“衙门村”一带,又名“戎角”。因为戎角地方历代造反叛乱,尤其南明时荆国公王观兴据险称王,曾攻陷施州城,掳掠人财,令封建管理者大伤脑筋。后来他们按照风水理论认为是戎角对着沙地人山岭石人所致,因此决定迁移治所至如今老街位置,谓之“新塘”。这老街便开始有了“名分”。

老街主体建筑是木质吊脚楼,也许是为了便于经营与居住,大多吊脚楼都是两层以上的高度,街道呈“一字形”,两边的房屋拱卫这中间的街道。以往的老街,街面是青石板铺就而成,和着两边黑旧的木板木柱、青瓦屋面,间或几个挂在檐口的红灯笼、店牌,营造出一个传统的山中集市典型味道。

“下街”与“上街”的分界线是一条小溪沟,沟上建有石拱桥一座,月牙一样,在“下街”方向设置七八步台阶。桥面全用青石铺就,两侧有条石栏杆,桥面也成为集市,同样摆摊设点。一座石桥,巧妙天然连接着上、下二街,浑然天成,还增添了几许艺术气氛。

第一次见到老街时,我已经在镇上读初中了。那是一个夏日的正午,正是柑橘开始成熟的时候,整条街道都布满了青油油的柑橘。卖柑橘的大多是从对面沙地乡来的农民,背篓就是铺面和柜台。大大小小的背篓一字排开,从“上街”一直延伸到“下街”。我顺着两排背篓中间的街道一个劲地往前走。

过了小石桥,进入到两排木板吊脚楼中间,两边的店铺和背篓还在延伸,花花绿绿的招牌、此起彼伏的叫卖声、或卖或买的南来北往步履匆忙的行人,把这条街道营造出“清明上河图”般的繁华喧嚣。

我带着探奇的心情继续往前走。街道稍微有些弯曲,两三百米后突然形成一个九十度拐角,同时开始下坡。同样是台阶,同样是青石板,同样在台阶上有人摆摊卖货。我突然觉得有一种美感与和谐,暗暗惊叹这种街道的设计和交易方式显得那么自然而生态。

石阶旁边,耸立着的还是吊脚楼,因为地势的关系,这里的吊脚楼有三层之高,显得更加有气势,翘角飞檐、凌空走廊与青石阶梯构建成一幅绝美的画面,似乎有一种国画写意般的刻意制造,完全成为一种美术意境了。

从这个拐角处继续下行,两边还是参差的楼房人家,红花绿叶都在墙角冒出来,似乎还在延伸着这条街道的热闹。而下行几十米远,道路再一次拐弯,形成“Z”字形,拐角上还有一家经营的店铺,柜台上码着花花绿绿的货物,却在这里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结尾:从这里再无一间房子,也意味着街道结束了。

而让人震撼的画面才刚刚开始。这里的视野已经不再是街道,而是最生态的山水画面。面前,豁然呈现万仞绝壁,如果不是一片高大挺拔的水杉丛遮拦一下,从那种集市的喧闹繁华突然进入险峻山水,人的思维会无法转换过来。视野中出现了大江大山,江就是清江,在绝壁下玉带般穿行;而山,是一条天然绝壁,间有峰丛夹杂,似乎带着呼啸自脚下豪迈挺进,漫无尽头。一瞬间我感觉到一种思维麻木,被这种人文与自然的无缝隙结合击打得目瞪口呆。这时,我才知道,原来,老街就是建在悬崖上的,街头就是从悬崖攀上来的天梯道路的终点。

我贪婪地观赏着脚下红花石林的奇峰怪石,看着清江碧玉般的身姿,感叹来新塘老街赶集的每一个人何其幸运。来一次老街,就是一次风景的饱览,一次视野的传奇。

顺着街头下去,是从新塘到沙地的必经之路、唯一通道,也属于古盐道且有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的“马路口”,山崖上还有几棵古树,其中一棵为“人头树”。古代官衙为示惩戒,经常把犯罪的人斩首后挂在树上示众,故这里又显得有些阴森。一条石板天梯挂在悬崖上,石板被千古行人踏踩得光滑如镜,映照着未知的神秘与亘古。

这里还是通往施南府的“大道”和“盐道”。一面往东去沙地,经过水帘洞一样的“大岩洞”,坐船过江;一面往西去日博,从屏风似的两面悬崖中穿行,峡谷长长,古道幽幽,每一寸石板上都镌刻着故事,铭记着历史。

那一个夏日的中午,我在老街的尽头、在悬崖的上面忽然感受到一种沉重,也感受到一种喜悦。从此,我多次驻足在这条老街,它在我心中延伸,一直没有尽头。今天,我看见无数老街,很多保存得比较完整,但是,我总觉得新塘的老街是带着我走进历史的那条最有韵味的路径。

小时候,听老人们说,有风水先生透露过天机,新塘集镇老街的位置是一个“蜂包地”,过不了几年就会被“烧”一次。诚如斯言,新塘老街曾经数度遭受“火灾”,但都被新塘人一次又一次复建起来,延续着街道,延续着生活,也延续着文化与希望。

改革与创新在这个时代实现了提速,老街终于在这种飞速前进中变慢了脚步。前不久,我再次走进这条老街,发现老街已经坠入沉默与失意。同样是夏天的中午,我在这行人稀少的老街上感受到一种凉意,这种感觉如黑朽的吊脚楼中游荡的风。

“下街”变得安静而寂寞,而“上街”这时也被飞速发展的时代边缘化。整个集镇沿着公路,不断进行扩展。集镇本身也开始弱化功能,网商、连锁、合作社等让村民可以足不出户购物,不用再在集镇老街进行穿梭。老街的寂寞,是一种明智的转身。那些住户,很多已经进城,很多已经去了沿海,或者随着子女到了山外。

悬崖上的老街,从历史中走出来,重新又走进历史。我们感动的,是老街曾经烙印过无数追赶岁月的脚印,它们回响天宇,永不消失。

责任编辑:郑晓涵